作业帮 > 综合 > 作业

今天是爸爸的生日 作文

来源:学生作业帮 编辑:拍题作业网作业帮 分类:综合作业 时间:2020/07/11 18:15:56
今天是爸爸的生日 作文
今天是爸爸生日
  “今天是爸爸生日.”
  “我知道呢.我已经打啦.”
  
  在我的家乡,管父亲叫爸爸,但和普通话的“爸爸”发音稍稍有些不同.第一个“爸”不读第四声,读第二声.所以,听起来很依恋,爸爸更像是一家人的主心骨和依靠.所以,叫起来很暖和,我有时固执地认为用家乡话叫的爸爸比“父亲”和“爹”更暖和,更容易让自己心灵颤抖.
  今天是爸爸生日,我担心妹妹忘了,所以给她发了一个短信.收到妹妹的回信后,我发了一个木木的表情,来表示自己想多了.
  我是在吃过晚饭后给父亲打的电话.自从去年来昆明之后,我过不多久就会给父亲和母亲打一个电话.一开始父亲和母亲总劝我,说不要多心,刚刚毕业,先静下心来好好干,领导看得到的,领导看到了,前途有了,工资也涨了,不要到处跑.后来的电话父亲和母亲问的比较多又成了大旱的情况,说他们看电视知道云南这边旱得厉害,很多地方地都干开了口,牲畜也有很多没水喝,还看到人也喝不上水了,一次还说让我自己做好准备.我先是笑说,莫不是要我去超市买回全部的桶子来备水不成,然后告诉父亲和母亲,我是在昆明主城区,再干也会先保住城市水的供应的.
  
  “哪样.有哪样事吗?”父亲每次第一句话总会是这句,稳重,镇定.好像是在说,不要着急,不要慌,天大的事情有你爸爸在嘞.这次,父亲还是这句,我以为父亲把自己的生日都给忙忘了,心里有点点热乎起来.所以,明明是早过了父亲母亲吃夜饭的时间,我还是不自主的这样问父亲:
  “爸爸,你和妈恰(吃)饭了?”
  “恰了.”
  “今天是你生日.”我有些不太好意思开口,“就跟你打个电话.”
  父亲在那头微微笑了,但父亲不说话,我是从父亲的呼吸里看到父亲微微笑了的.
  “你和妈现在在绣花?”我说的是十字绣.我也知道父亲母亲此时正在绣花.
  “嗯.”父亲答应了一声,然后笑着说,“你妈都忘记我生日了.我今天在厂里恰的饭.”
  “妈忘记你生日了?”我很吃惊.往年父亲生日打电话问他都吃了些哪样,父亲就会数数一样报送我母亲给他做了什么,非常满足的口吻:称了一点点牛肉,买了一只鲤鱼,对了,还煎了几个荷包蛋.在我的家乡,过生日吃一个荷包蛋这才算把生日过了.
  我知道母亲这次为哪样把父亲的生日给忘了.母亲年初开始不久就一直在绣花,后来父亲也加入了进来.之前的好几次电话母亲和父亲都说要赶在年前绣好了,因为接的另一个活要在明年五一交货,所以现在的这份活要赶紧一点.父亲和母亲之所以这样子不顾身体,因为我还有大学助学贷款要还,家里的屋也很破旧了.再者,好几年没回家过年了,年初就商定好今年大家无论怎样都得一起转去过个团圆年,和爷爷,和外公外婆,和叔叔舅舅舅妈表弟表妹他们一起过个团圆年.要回家一起过个年这一话题,和父亲母亲是从年初的电话里一直说到现在的电话里的.母亲曾笑说,再不转去,再不转去你噶婆噶公和你公都不认我们了.
  回家过年再怎么也是需要一些钱的,所以父亲母亲就更顾不到自己身体了.上次中秋节给幺舅打电话,幺舅说,我真是不晓得你们为哪样,不有钱难道就不用回家了.我们又不要你们买哪样,也不要你们分钱,只要跟噶公噶婆还有你公买点东西或者分上点就行了.幺舅说的我们不光指我和妹妹还有弟弟,因为后面他说了一句,难道我们七十年代的真就和你们有代沟,认识不同了.我和幺舅关系很好,说话受农村长辈有序这些约束不多,我曾和幺舅说自己和他是朋友,幺舅也笑着认同了.所以当幺舅和我说这些时,我就笑着反问他,你忘记你以前一出去打工就是好几年不转来了.幺舅在那头笑了.
  
  “绣花还要绣好久?”我告诉父亲我中午的时候都打算给他发个短信问候生日快乐的,用了开玩笑似的口吻,意思是你儿子我比你老伴还关心你一点呢.父亲在那头笑了.然后我不知不觉又说到十字绣上面去了.
  “还有个把月吧.”我还没来得及回答父亲,也感觉今晚父亲好像不像以前和我有好多话说了,所以也不知道怎样说下去.父亲先说了,“等我和你妈一卖画,就跟你打钱过去,好让你先把钱还了.”父亲说的画是十字绣.
  “爸爸.”我叫了父亲一声,是我们的家乡话.父亲应了一声.我接到起说,“噶婆的生日是好久嘞?是十月好久——?”我忘了外婆生日的具体日子了,知道是农历十月份,好像是初五,又好像是十五.我从去年起每逢他们三个老人不拘哪个的生日快到了,我就会把钱打到姨姨的卡上,让她带回去,一人一份.姨姨在县城里给两个表妹陪读,同时在超市打了一份工.读大学时我就给他们打个电话空头问候一下,没有说“生日快乐,寿比南山”,只是说“今天是你生日.跟你打个电话问候一声.”就这样两句短话我还是分两次说完的.和他们拉拉坡上的秧村(庄稼),和家里今天都有哪个转来了,等等.聊这些的时候,我倒是很顺畅的,让我说出“生日快乐,寿比南山”,我就会总觉得开不了口.
  “十月十五.你又忘记了.”
  “忘记是哪天了,只知道是十月份.”我也不知道因为什么上次都记得住,这次又给忘了.“爸爸,我打算帮他们三个老人一个寄两佰,过年了就少分点.不然,等到过年转去分他们我怕噶婆他们不肯担(拿).”
  “由你嘞.”父亲老早就把我当大人了.顿了顿,父亲接到起说,“你现在也不有好多钱,多少送点,心意到了,你公和你噶婆他们晓得的.再一个,你要是过年多分了,你妹也得跟着分,她现在也不有好多钱.”
  “我就是想到了这一点,所以现在多分点.过年了,就少分点,到时候就是他们不肯担也不多要紧.”
  “由你嘞.”
  和父亲说完了这个事,电话两头都又好像在找下一个话头一样,停顿了一会.这次还是父亲先说了,“还有哪样要和你妈说的吗?”
  “好嘞.你喊妈来说几句.”
  
  “妈.”
  “蛮子,我都把你爸爸生日给忘了.”母亲笑着接到起说,“你爸爸刚才还在说,都长大了,现在好,都这会了还不有哪个打电话来.我就和你爸爸说,都在工作,下班了,就会打过来了.”我在这头听着母亲给我说,有点过意不去的笑着.母亲见我不说话,又接到起说了,“你怎么就记住了今天是爸爸生日了?”母亲的语声里满是赞扬.
  “我中午的时候就想给爸爸发短信问候一声了.”母亲一句话,我一下子得意忘形起来,“好久之前我就开始算日子了.”我回忆一般的口吻接到起说,“上次跟你们打电话的时候我就开始算起的.你的生日,我也不是算到起的.”
  “我的生日.”母亲笑了,“那你说是好久,我听来看看.”
  “十月初二.”我一副志在必得的语气,“这个星期天.”
  “好久?”
  “十月初二.”我一下子变成征询的口吻了,就差没打上问号.
  “那你记错了.”
  “记错了?”我的心一时间掉到了地上.我很久之前就算好母亲和父亲的生日了,我记得去年我就是十月初二给母亲打的电话的.所以,当母亲肯定我记错了,我甚至怀疑起我的大脑记忆系统出了问题.
  “是十月二十二,还在你噶婆后头嘞.”母亲听出了我的口吻,所以加了一个“嘞”,口吻很温和,像是在安慰我,不有哪样关系,不要紧的.
  “少了一个二.”我很过意不去的笑着,“少了一个二.”这又哪是少了一个二的事情.
  “我和你爸爸的生日你记哪样,上面还有你噶婆噶公和你公嘞,你记到他们的就行了.”母亲听出了我的心情还是没转过弯来,又加上了告知的口吻了.
  “那怎么行.这次记住了.”我笑着回答母亲.
  “还有哪样要说的吗?”母亲顿了顿,然后笑着说,“我其实不有哪样要说的,听你喊了一声就够了.”听到母亲竟然调皮似的口吻,我哈哈笑了起来,一下子释然了很多.
  “还要和你爸爸说哪样吗?”
  “不说了.妹要打过来了.”
  “你妹和你说她要打过来了?”母亲急切地问道.
  “嗯.妹和我说了.”
  “果就先这样.下次再打.”
  “好.果(那)我挂了.”
  挂了电话,我赶紧给妹妹发了一短信:今天是爸爸生日.所以,当后来收到妹妹的短信说,我知道呢.我已经打啦.我回了一个戴着墨镜的木木的表情,来表示自己想多了.但我心里是很欢快的.今天是爸爸的生日,我们都没有忘记.